有很多企业主动找上门

有很多企业主动找上门

另一种版本是,截至上世纪末,全国受污染的土壤面积占耕地总面积的1/10以上。据估算,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,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。

“几千万元的修复费用,在这个行业中都不算多。”北京建工环境修复有限责任公司技术总监马骏博士告诉记者。可因为我国缺少对污染场地的统计数据,土地修复究竟能达到多大的市场规模,目前并没有统一说法。

曾有报道,目前国内一个土地修复项目最少也要几千万,其中迄今最大的一个修复项目耗资7亿多元,堪称土地修复界的“地王”。

一种版本是,目前全国受污染的土壤面积占耕地面积的1/5左右,总面积超过2000万公顷,农田污染修复规模高达50万亿元。

世界银行的《中国污染场地的修复与再开发的现状分析》报告中曾有记载,仅以北京为例,到2010年,四环内百余家污染企业搬迁,置换800万平方米工业用地再开发。

业内专家预测,若是参照国外的经验,到“十二五”末,土地修复市场的产值有可能突破千亿元。

而最近五年,随着越来越多从城市搬迁的化工厂、农药厂、钢铁厂等污染场地被重新开发成了住宅小区,不断高涨的房地产事业,成为进一步推动土地修复产业的“催化剂”。 “和西方国家‘谁污染、谁负责’的原则不同,中国针对土地污染尚未形成追责制度。”中国环境修复网主编高胜达告诉记者,目前为止,只有工矿企业土地转型为住宅用地的污染场地修复形成市场,因为其中不菲的修复成本可以被高房价消化,而污染农田和矿山的修复,由于完全依赖政府投入,占比很小,也不能称之为市场。

2004年4月28日,北京宋家庄地铁建设工地,三名工人在地下作业时中毒。出事地点是一家农药厂的原址。2006年7月,苏州市南环路附近郭巷的一化工企业搬迁后,6名筑路工人挖土翻起有毒土壤时昏迷。2007年春节前,武汉黄金地块——赫山地块施工现场,有工人陆续出现头晕和呼吸困难。该地原属武汉市农药厂。

“几年前,我们去和企业或地方政府谈土地修复,很多人压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现在,有很多企业主动找上门,要去做土地修复。”马骏明显地感受到土地修复市场的逐步进步。但同时,中国的修复行业,仍存在一些迈不过去的门槛和困难。

中国一路高歌猛进的房地产业,为土地修复市场拉开了一扇宽阔的大门,越来越多从城市搬迁的化工厂、农药厂、钢铁厂等污染场地被重新开发成了住宅小区。尽管,对普通大众而言,给土壤“治病”,还是个既新鲜又神秘的事儿。

“我预测到‘十二五’末期,这个行业的产值数字将突破1000亿元。”高胜达给出了一组数字。巨额的数字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土地修复产业“掘金”。据统计,2012年市场上就有100多家土壤修复公司,而今年这个数字肯定会突破300家。

这几起急性中毒事件,成为中国重视污染场地环境修复的诱因。2004年,原环保总局要求各地环保部门,发现土壤污染要尽快制定控制实施方案。2006年7月,国家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启动全国首次土壤污染调查。2011年,国务院明确指出,“十二五”期间要推进重点地区污染场地和土壤修复。

“最难的是,国家立法层面上还没有出台一个专门针对污染场地修复的法律法规,也没有一个统一技术标准。”马骏说,截至目前,有关场地修复的规定,都只停留在地方法规层级上,而且也只有部分城市有此项法规。

土地修复究竟有多贵?世界银行修复报告中披露了一组数据:2007年重庆市有15个场地开展了土壤污染评价,耗资2亿人民币;到2009年,重庆市进行污染评价的土地达到45块,耗资8亿人民币;清理修复这些污染场地,估计将需要20亿美元。

其次,就是民众对于污染场地修复的理解和支持度还不太足够,企业也不太愿意对外公开在某个场地做了修复。“法律法规、资金支持和民众理解,这三个因素对于土地修复产业的发展都是不可或缺的。” j201

不过,这些数据均未得到主管部门承认。国土资源部、中国地质调查局只在近日表示,中国正建立涵盖81个化学指标(含78种元素)的地球化学基准网,正全面会诊土壤重金属污染现状,绘制土壤重金属的“人类污染图”。

“中国还没有完全建立污染土壤数据登记制度,也没有明确土壤污染的标准,所以,从某种程度上说,所有关于污染土壤的数据,都是‘伪命题’。”高胜达表示,判断土地修复市场的盘子有多大,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我们的土壤污染和地下水污染,已经到了较为严重的程度。”

中国到底有多少土壤被污染了?对于这个备受关注的话题,坊间有许多个数据版本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还能就近照顾家人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